现充狗,图力全废。
噗浪阿仅,专注男神一百年。

【双花】生活杂记[2]

5.20插播一发吧,关于生活先放一放,今天来谈谈爱情。

继续没文风,也许会OOC,不要脸占个tag,嗯就这样。

 

关于爱情。【A】


关于爱情。

 

张佳乐打小就对爱情这玩意抱有极其憧憬的幻想,一直期待奇迹,向往美好的爱情,憧憬珍贵的故事。落魄书生与惑人精魅,忠贞骑士与贵族小姐,甚至还包括宙斯那遍地留情的故事都被他记挂的特别清楚,一个个故事片段油彩似的给张佳乐的思想殿堂漆出缭乱辉煌的穹顶壁画,不过这一点他隐藏的很好,谁也不知道他那颗在课上不时如小鸡啄米的脑袋瓜里都装了些什么花花世界。初中的时候张佳乐谈过一次恋爱,对象是做了他一年多同桌的小姑娘,虽说相比于女孩子来说男孩子发育晚,可此消彼长出近一头的海拔差距还是足够让人遐想一番。不过也的确,当这个高你一头的小姑娘把你堵在墙角,煞星似的要挟你当他男朋友的时候,身高刚突破160大关的张佳乐小朋友面对对方差不多跟自己脸盘一般大的拳头还是屈服了。从那时候开始,张佳乐脑袋瓜里的绚烂壁画就不可避免的塌了个洞。吓塌的。

 

后来张佳乐第一次见到孙哲平的时候,是在K市火车站出站口,张佳乐举着张硬纸壳,上边用记号笔写着算不上清秀但好歹圆滑顺眼能看的“孙哲平”三个大字。孙哲平个儿高,老远就瞅见纸壳,再往下一瞅就是张佳乐那张在阴影跟阳光双重扫射下花猫似的脸。那时候张佳乐的头发还没长到能用皮圈扎起小辫儿的程度,半长不短的蜷在颈窝窝,一小撮收拢在领口,随着人动作一窜一窜的——还真挺活泼,孙哲平想。

等孙哲平真拖着箱子站到张佳乐跟前儿的时候,张佳乐才反应过来,对面那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多的人就是跟自己在网游里打了小半年组合的狂剑。对着这个身高,张佳乐很惊恐。张佳乐非常惊恐,他不由得又想起来自己初中的时候那段被所谓“女友”奴役的岁月。人一般在惊恐的时候说出的话都不怎么经过大脑,所以那时候张佳乐非常不怕死的问了一句孙哲平你是吃电线杆子长大的吗,成功收获狂剑一记暴击。

 

孙哲平在这方面可就比张佳乐有经验的多,大都市空气里散布着思想开放的因子,三五岁的奶娃都能在幼稚园牵着小朋友的手,宣誓似的在大人哭笑不得的表情前宣告恋爱自由,所以就更不用提孙哲平这个从小长着张狂霸酷帅屌脸的小男生了。上初中的时候有不少小姑娘倒追过孙哲平,这也多亏的孙家小伙长得干净耐看,再加上家里伙食好营养足,身高在一群鸡崽儿里头尤其拔群,年级里担儿挑,打架酷炫,引得不少刚入青春期的小女生趋之若鹜。情形大概就像皇帝选妃,高兴哪个临幸哪个,这还是保守形容。当然,爱情这东西真放孙哲平身上八成还不如在篮球场上甩手一记满贯扣篮来的舒爽。小时候的孙哲平一直认为爱情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都该是小女生钟爱的,就算是被班主任揪着看初中必读书目,打动孙哲平更多的都是那只操持着金箍棒的孙猴儿而不是各路狐媚妖精——不过孙哲平不打女人,就算是妖精,这是基本原则。

 

所以当孙哲平第一次在网游里碰到张佳乐——或者说是张佳乐那个风骚到离谱的弹药专家的时候,被对方打出的绚烂效果闪花了眼,好容易看到对方脑袋顶上随身形飘忽的id:迎花拂柳,第一反应就是停了手下狂剑的攻击,然后脑子里弹过一行字——这妞儿打法挺炫啊。然后就被迎面来的爆缩式炸了一脸,真正意义上的一脸。再然后他听到从对方语音里传出来虽然还带着点细尖但是分明的男生声线,喊了一句


——吃爷爷的手雷吧!


 


——也许是tbc?——


评论
热度(10)
  1. A_Jinnnxi 转载了此文字

© A_Jinnnxi | Powered by LOFTER